管理学季刊

2008, v.3(01) 109-140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本土化和全球化并存下的企业责任和公司治理(英文)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 and Governance Emerging Local and Global Simultaneously

V.V.米勒;D.W.肯特;

摘要(Abstract):

近几年,公司治理日渐成为新的研究热点,吸引了各界广泛的兴趣。从传统意义上说,公司治理研究的是不同国家背景下的企业内部决策权分配的问题。本文却旨在超越传统观念,试图将公司治理概念与日益凸显的全球化统一起来。为更好地探讨新的公司治理形式,我们粗泛地把它定义为:多重参与者影响下的、聚焦于企业合法利用国内外资源的企业战略决策。此定义带有与"战略方向"意义相一致的内涵。两者均承认治理决策对企业战略方向有影响,后者决定了企业和股东能否获得好的投资回报。在战略管理领域,"公司治理专注于解决公司内部决策权分配的问题"(Collis和Montgomery,1997)是一个被广泛接受的观点。传统观点认为,企业决策权的制定应局限于对企业资源有明确主张的内部利益相关者,而今,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企业外部的利益相关者也应获得企业决策权的合法权(Hill和Jones,2007)。尽管拓宽后的公司治理概念(也就是说,超越企业边界的社会群体与从中选举产生的董事会影响企业资源配置的决策权)常被归入企业社会责任范畴;可一旦考虑到企业社会责任涵盖经济、生态和社会等内容,公司治理概念的外延也随之变得广阔起来——它要解决的问题不仅包括如何为公司股东聚集财富,同时也包括如何对自然与社会环境施加直接的影响。让我们把基本假设阐述得更清晰些。首先,政府的三个层面,即联邦、州(或省)及地方,对公司治理的影响是有效且关联的。其次,国际关系的描述性效用(可识别为各国基于企业资源决策的竞争性互动)对公司治理的影响越发显著。考虑到影响战略方向与绩效的国际层面互动,我们假设,除了三个传统的政府层面外,还存有重要性不弱于前者的第四层面(称其为超国家层面或许更恰当)。在此层面上,有众多影响企业治理的参与者,如准政府组织(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等)。而本文则对这一层面的另两种组织(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进行了详细讨论。很明显,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是影响公司治理的新要素,它的出现已得到文献详细论述(Doh和Teegen,2003)。随着非政府组织影响的延展,要掌握当代公司治理的演化,我们需对"全球"和"本土"等几组概念进行扩展。举例而言,从"本土"视角看,拉丁美洲仅意味着地球的某一特定方位。如果拉丁美洲真的与世隔绝,用"本土"描述这一时空统一体当然是正确的。然而,由于快速沟通的实现,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只要点击鼠标,"本土"即刻成为了"全球"。因此,"本土"和"全球"合而为一是全球化的结果。非政府组织领导者非常清楚全球性的根本改变,他们利用这种改变来增强自己的优势,并依据既定目标最大地发挥该组织的影响力。利用互联网的信息传播或是CNN的新闻报道,基于很低的成本,"绿色和平"组织可在几秒内把一件地区性小事(村落传闻)变成全球性大事(国际流言)。有鉴于此,"本土"不仅仅是方位,它还是发生在这个方位上的所有事件,而这些事件能迅速转化为国际性焦点。无疑,本土和全球已融为一体,我们也必须将他们视为一体。为进一步阐明公司治理近几年已发生根本变化的观点,本文运用三个案例来支持这种改变是如何在利益相关者试图影响公司战略方向的情况下发生的。案例一讲述执行墨西哥组装工厂计划的跨国公司回应关于外界呼吁其自主披露战略导向的故事。案例二描写的是沃尔玛在美国某社区建立分店的意图遭非政府组织与当地市民反对而最终落败的历程。案例三介绍多元化的利益相关者(政府、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联合国等)如何通过国际制裁、国内立法和行业自治等手段以保护钻石产业免受战略性威胁。

关键词(KeyWords): 企业责任;公司治理;本土化;全球化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作者(Author): V.V.米勒;D.W.肯特;

Email:

参考文献(References):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