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工作设计和组织转型特刊

征文启事

 

特刊编辑

梁  建 同济大学管理高等研究院

黄  旭 香港浸会大学商学院

陈威如 阿里巴巴/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陈志俊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

 

在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人工智能模拟了人类智慧,赋予了机器学习和推断能力。在通信技术、物联网以及云计算的协同下,人工智能成为了改变人类社会生产和组织方式的科学技术。在市场需求和国家政策的支持引导下,中国的人工智能行业近年来出现了爆炸式增长。据统计,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投融资总规模达3832.22亿元,是2017年的2.04倍,位列全球首位;目前在中国注册的人工智能企业达745家,占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总量的21.67%(李刚,2019)。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上正式提出了“智能+”的概念,将人工智能上升为国家战略层面,着力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可以预见,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现代科技将会对我们的生产和生活带来根本性的转变,它不仅将颠覆传统行业的商业模式,而且会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们所做的工作以及他们为之工作的组织都产生重大的影响(Fuller, Wallenstein, Raman, de Chalendar, 2019)。

Boudreau(2016)分析了数字时代工作特征的两个演化趋势:第一、个体工作自由度的不断增大。随着社会生产效率的提升,传统以企业主导的雇佣关系会逐渐发生变化,个体主动选择将发挥愈来愈大的作用;第二、技术赋能程度的不断提升。个人移动设备、基于云计算的信息系统等技术将在工作中得到的广泛运用。虽然传统的工作模式会得到部分的保留,大规模的改变尚未完全到来,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的变化:很多人的工作越来越个体化,他们不需要每天早晨到工厂或办公室,而是通过以计算机为媒介的沟通方式与位于不同地点的人一起工作(Raghuram, Hill, Gibbs, & Maruping, 2019);不少人穿梭在几个不同活动和职责之间,同时与多个企业存在临时或半永久的合约关系(Caza, Moss, & Vough, 2018);有些人工作的团队时刻发生着改变,团队领导和下属几乎从不见面(Bonet & Salvador, 2017);还有一些人需要推广他们的服务,既没有老板,也没有上层组织单位,更没有长期雇佣合同(Spreitzer, Cameron, & Garrett, 2017)。很显然,这些变化已经超出了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工作特征模型的概念范畴,现有的工作设计理论已经无法指导目前和将来可能出现的工作模式(Oldham & Hackman, 2010; Parker, Morgeson, & Johns, 2017)。我们迫切地需要研究数字时代的工作模式,积极探索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模式与路径,以迎接新时代的来临。

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人口基数,是数据的最大生产者。据估算,2020年全球数据总量预计将达到44ZB,中国的数据量将达到8060EB(约等于7.9ZB),占全球数据总量的18%(德勤,2018)。中国企业将于人口红利之后,在数字经济时代再次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2018年11月17日,习近平主席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强调指出“现代世界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变局,新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是一次全方位的变革,将对人类生产模式、生活方式和价值理念产生深刻影响。如果我们不应变、不求变,将错失发展机遇,甚至错过整个时代。”因此,在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大踏步前进的同时,管理学者有必要抓紧对数字时代的工作设计和组织转型进行研究,及时总结和归纳企业数字化转型中的组织管理问题。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研究选题,也是所有管理学研究者的历史使命。鉴于此目的,在《管理学季刊》编辑部的支持下,我们特组织这样一期特刊,希望能够在管理学界积极推动这一方面的研究。

 

本特刊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研究问题:

  • 在以个体化工作为特征的数字时代,如何重新定义理解员工在组织中的角色和身份(identity)?
  • 如何适应人们从“为了谋生而工作”转移到“自己主动地想要工作、全情投入地工作”,如何解读数字经济时代的工作动机?
  • 以人际互动为基础的上下级关系在数字时代会发生什么变化,如何实现在数字时代实现有效领导?
  • 互联科技如何改变了团队成员间的沟通和知识共享过程?它将如何改变团队协作方式?
  • 如何在数字化转型中,有效地管理、保护个人隐私?
  • 如何帮助数字时代的弱势群体(如年长者),更好地面对工作要求与挑战?
  • 数字技术与人工智能如何改变组织决策方式?数字化工具如何改变工作设计并推动传统组织的变革?
  • 数字化如何改变组织内的协同方式?新兴的组织形态(如中台组织、平台化管理)有什么理论的创新与实务的效果?
  • 传统企业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的模式与战略路径如何选择?

 

【投稿要求】

我们诚挚地欢迎来自不同专业背景(管理学、社会学、心理学、历史学或人类学领域等)、不同研究方法(定性或定量)的稿件。征文稿件应参照《管理学季刊》的稿件体例,在投稿网站(http://pzdg.cbpt.cnki.net)提交,并注明“数字时代的工作设计和组织转型”。所有稿件都会经过匿名评审程序。编辑部将组织召开针对特刊的“论文工作坊”,邀请海内外知名学者对入选稿件和相关研究话题进行深入的、有针对性的讨论和提升!

 

 特刊截稿日期:2020/6/30,随到随审

特刊预计出版日期:2020/12 

 

 

参考文献:

李刚: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产业发展报告. 天津:世界智能大会. 2019.

德勤: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白皮书. 2018.

Bonet, R. & Salvador, F. (2017). When the boss is away: Manager-worker separation and worker performance in a multisite software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 Organization Science, 28(2): 244-261.

Boudreau, J. (2016). Work in the future will fall into these 4 categories.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17.

Caza, B. B., Moss, S., & Vough, H. (2018). From synchronizing to harmonizing: The process of authenticating multiple work identities.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63(4), 703-745.

Fuller, J., Wallenstein, J., Raman, M., de Chalendar, A. (May 2019). Future Positive. Published by BCG,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Oldham, G. R., & Hackman, J. R. (2010). Not what it was and not what it will be: The future of job design research. 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31(2-3), 463-479.

Parker, S. K., Morgeson, F. P., & Johns, G. (2017). One hundred years of work design research: Looking back and looking forward.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102(3), 403-420.

Raghuram, S., Hill, N. S., Gibbs, J. L., & Maruping, L. M. (2019). Virtual work: Bridging research clusters. Academy of Management Annals, 13(1), 308-341.

Spreitzer, G. M., Cameron, L., & Garrett, L. (2017). Alternative work arrangements: Two images of the new world of work. Annual Review of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and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4, 473-499.

 

 

   


期刊名称: 管理学季刊

创办日期: 2006年

主管部门: 中山大学

主办单位: 中山大学管理学院

刊期: 季刊

电话: 020-84110586

Email: qjmoffice@mail.sysu.edu.cn

《管理学季刊》中国知网检索入口:navi.cnki.net/KNavi/JournalDetail

国内统一刊号(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微信公众号: